地图搜店 | 3G版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高考阅卷老师:高考评卷是我经历过最公平经历
[ 编辑:admin | 时间:2015-07-16 11:54:26 | 浏览:121次 | 来源:大河网-大河报 | 作者: ]
2015-07-14 11:29:40 

高考已经进入志愿填报阶段,每个学子最关心的都是自己的分数,但你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产生的吗?今年高考阅卷工作结束后,大河报记者到了几位曾参加过高考试卷批改的老师,请他们揭秘高考试卷批改过程中的故事。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杜保中:见证高考阅卷从“刀耕火种”走向“机械化”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曹明英:要做到一把尺子量到底,严格按照评分细则

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

李鹏业:高考评卷是我经历过的最公平的经历

受访者/供图

大河报讯 随着日历牌翻进7月,“高考日历”便进入了志愿征集的主题。在报志愿时,高考成绩几乎成了决定准大学生后续几年走向的唯一标准。但你知道,这个关乎无数考生命运的数字是怎样产生的吗?在高考结束后,全省数十万的试卷又是怎样批改的呢?在今年高考阅卷工作结束后,大河报记者到了几位曾参加过高考试卷批改的老师,请他们揭秘高考试卷批改过程中的故事。

“高考阅卷方式,由刀耕火种到机械化;阅卷环境,由家徒四壁到有点积蓄”洛阳市第一高级中学(下简称洛一高)教师杜保中从1996年参加高考阅卷至2010年,14年间,他这样概括作为阅卷人所经历的高考时代。他说,“阅卷大楼前的红色条幅 为国选材,无上光荣就决定了高考和时代紧密相连。”

从纸质阅卷到网上阅卷,蚊子咬“透”两层床单

几日前,记者见到杜保中,他回忆1996年第一次进高考阅卷场地,那时候是7月,天正热,报到后,每人发一条毛巾、一个脸盆、一盒万金油,每到晚上加班时,就端盆凉水,把脚插进去,脖子上挂条毛巾擦汗,有蚊子或太累就抹点万金油。”杜保中说,晚上盖两层床单,仍然会被蚊子咬。

“90年代阅卷、记分数完全是手工操作,数据分析要经历一夜的计算,当时觉得那些专门操作电脑的人都身怀绝技。”杜保中形容那时是刀耕火种的阅卷时代,所以2009年以来的“机械化”让他们感慨,终于得到解救,拍照传到电脑上的卷子,虽然没有纸质生动,不过很容易暴露考生的书写、答案布局等问题。不过,这也让高考阅卷人变成“被阅者”。

据介绍,曾经,质检组检查老师的误差率靠考试,给10张卷子,看阅卷人评出的分数跟专家组的误差大小;现在,网络阅卷,每个阅卷老师的差错率都会在本组组长那里形成柱状图,误差超出标准者将接到来自组长的“温情提示”。

高考主观题并非研究生等“娃娃军”操刀

曾有传闻说语文高考阅卷是研究生等“娃娃军”操刀的,杜保中说,语文阅卷分为知识组和作文组,知识组主要是选择、填空等客观题,这确实需要一部分在校研究生帮助改卷,但作文、大的阅读题都由一线老师完成。

高考阅卷中,作文是不是只看开头和结尾?杜保中现场演示,他用40秒钟时间将一篇高二学生的作文看了3遍。“曾经只用打一个总分,但现在不是。”杜保中解释,现在作文实行“背靠背”电脑自动分卷,每篇作文都经过两个老师打分,并从内容、表达和特征上三部分打分,每部分20分。“这相当于一篇作文要经过两个老师打出6个分数,最后取平均值,如果超出误差就由电脑再次分配。”

采访时,杜宝中给记者讲了这样一段经历。“1999年的一篇作文的主题是 假如记忆可以移植 ,最后定分58分。”杜保中介绍,第一个阅卷老师打分28分、阅卷组长把关后升至38分、专家组商量后升至48分,教育部督查组组织阅卷仲裁、反复商量后最终确定58分。

“大家会觉得高考评分很神圣,但现在一切都更加规范,这种变化会让更多人受益。”杜保中说。

给分有理扣分有据评阅完还有重重审核

(咨询特价)年,30余岁的曹明英已经任高中政治科目教学10年。“能亲身参与高考评卷是很多教师都盼望的。”曹明英诉记者,高考评卷有年龄限制还有教学经验的要求,洛阳市参加高考评卷的教师非常少,当年,洛阳市参与当年高考政治评卷的教师仅有两人。

“评卷前要参加培训,还要有试评卷,就是为了统一标准。”曹明英说,年轻教师因为眼睛快、脑子快所以阅那些有标准答案的,而试卷中的主观题需要经验丰富的老师来评阅。要做到一把尺子量到底,给分有理,扣分有据,评阅完还有负责人抽查、复检,出错就要被负责人叫去谈话了。

提起高考阅卷,洛一高政治组教研组长曹明英,便会想起17年前自己第一次在开封市参加高考评卷的场景。“一分之差可能就影响到学生命运,评卷不能松不能紧,要严格按照评分细则来给分。”曹明英接受记者专访时,仍对此事深有感触,提到的最多的词就是“严格”。

7月最热天,一天阅卷近千份

曹明英回忆说,高考评卷是每人阅一个题,流水作业式进行批阅,相比于现在网上阅卷,之前的阅卷更为繁琐,每批一道题都要签上自己的名字,一天用手批阅近千份试卷。

一间教室30名评卷教师,在7月中旬那非常闷热的季节,教室里呼呼旋转的风扇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凉意。曹明英告诉记者,整个评卷时间约有10天,时间紧任务重,顾不上扇扇子、擦汗,往往一天精神高度集中的评卷后,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汗水湿透。与曹明英同屋的一位教师,评卷结束后比之前瘦了10多斤。

虽然忆起当年评卷时有不少的劳累和汗水,但曹明英告诉记者,她还想再参加高考评卷,因为更了解高中的评分细则,知道得分点和扣分点,有助于日后的教学工作。

“接到通知那天是6月1日。”洛一高的数学老师李鹏业清晰地记着这个日子,学校派他去评今年的高考理科数学试卷。这是李鹏业首次参评高考试卷,“兴奋之余,更多的感受是压力大、责任重。”

第二页 想改高考试卷,阅卷老师要先过“考试关”

欢迎参与投票
本文来源:大河网-大河报 作者:文喜洋
】 【打印繁体】 【投稿】 【关闭】【评论】 【返回顶部
[上一篇]物流专业学当快递小哥?这些毕业.. [下一篇]高职院校排行榜技能全国实力发布
相关栏目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